情系杭高

天涯海角,归来依旧杭高人

发布时间:2019-06-21    阅读次数:335

 

曾经,母校前,

背上行囊,开始天涯海角的离别;

而今,甬道边,

卸下重担,回归天南海北的团圆。

欢迎回家,

杭高人!

 

母校情对学子总有着特殊的意义,因为知其所起并且一往而情深,它是超越年龄与代沟的奇迹,它历久而弥新。518日,值杭高百廿校庆之际,数千校友重回母校,共叙深情,共襄盛举。

走在今天杭高的甬道上,连拂过梧桐的风声都带着热切与激动。从二进到五进,从一楼到五楼,几乎每间教室都是济济一堂,当往日的同窗围聚在一起,岁月的故事一如慕真泉水汩汩流淌,或平涓或奔腾地,一直向着时光深处流去……

 

杭高,我没有辜负你

二进一楼的聚会校友多于上世纪中叶就读于彼时杭高,回忆起自己的高中岁月,即使是一向讷于言辞的老人都说得有声有色。生于建国之前,在1954年踏入这片红墙黛瓦的知识殿堂的他们,走过了长长的岁月,在入学65周年之际,再度于此相会。

对于57届校友来说,毕业之后已是一个多甲子的岁月,然而少年时的美好回忆却依然清晰;好久不见更有无数心情想和阔别多年的朋友分享。难得的盛会,难得的相聚。

虽然到场的都是杖朝之年的老人,他们依然怀着少年心性,以最尊敬的态度向老师行了三鞠躬礼,表达对师恩的诚恳感谢。在老师、同学代表致辞之后,吴莲香老师演奏了古筝,57届校友拍了一张大团圆照,在欢笑声中,校友们度过了一次难忘的校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校友03.jpg         

回忆校园生活,57届校友张祖良还记得当年的点点滴滴。早上七点起床,晚上九点全体熄灯;上午4节课,下午2节课,晚上住校生还有晚自修:杭一中学生们的生活充实而不繁忙。当年食堂的饮食,老人也记忆深刻,除了多数学生吃的普通饮食,还有一些华侨子弟们吃的相对贵一些的“中灶”,12元一个月。

57届校友中,有很多国家重要领域的杰出人才。张至英就是这些人的一员。

张至英伯伯至今还记得当年在宿舍里室友共同背诵《琵琶行》《长恨歌》的点滴,杭一中给他留下了终身难忘的深切记忆。提起杭一中,他的语气里满是自豪。之后他进入了浙江大学,他说:“杭一中进浙大的有百分之七十六,表现特别亮眼”。之后,在周恩来总理的指示下,张至英校友和众多同事参与了两弹一星的研究工作,在大西北全程见证了原子弹、氢弹的研制。当时的条件极其艰苦——没有美国研制时的大师云集和充足资金,也没有像苏联那样有科学家提供来自美国的科技支持,有的只有少得可怜的经费和极其简陋的设备。吃饭都困难,“X光我们(扫描范围)只有直径十公分,十七公尺的钢板,是我们自己搞(出来)的”,但研究人员们都坚持了过来。在原子弹研制成功之后,他向领导建议继续研究氢弹,“要什么钱哇,我们不是照样吃饭嘛”,他们怀着高昂斗志,把困难踩在脚下,最终成功。张伯伯笑着对我们学生说:“我没有丢杭高的脸。”这样的杭高人,正是杭高精神的担当,又怎会被岁月掩盖!

576班数学课代表王志德的记忆里,杭高是令人终身难忘的地方。在考上了大连工学院之后,因为家庭困难,王伯伯有些犹豫。在老师的努力下,杭高为他提供了前往大连的路费32元。遥远的路途花费了他整整三天,而路费32元抵得过他大学整整4个月的二等助学金。毕业之后,他进入了鞍山冶金部搞设计,二十多年后回到杭州,以驾驶员之身当上了杭钢焦化厂的厂长。王伯伯尤其关心我们在校学生,再三提醒我们不要抢着交卷,平时注重复习预习,多问老师问题。他说,学得好,那就走遍天下都不怕。他还提醒我们,要善于学习资本主义国家的技术经验,“技术一定要创新,人有寿命,机器也有寿命,一定要不断革新改造,不然就会‘折旧’”。最后,王伯伯还建议同学们按兴趣选择自己的未来,“三百六十行,现在是有七八百行,行行出状元”。

 校友06.JPG


杭高,创造力起飞的地方

时间略往后走走便到了1966年,一位66届的校友不断地感慨杭高德育之重要,并向我们勾勒了他的生活轨迹——在杭高就读三年后下乡,30岁时参加了高考成为大学生,而后成为MBA学生,在美国华尔街大有作为;十年后回到香港,生活安乐;至今他已独立组织17次自驾游,跑遍了大半个中国,今年还计划前往希腊,同老友们游玩。他说,杭高生活给予了他对未来的创造力,杭高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良好平台。

杭高68届校友也在今天集体回家,而谈起这个“家”,他们有太多的回忆珍藏——“我读书的时候杭高还叫杭一中,那时候学校前面是操场,我们是住校生,吃完晚饭就会去那荡秋千,有时候还在单杠上面玩。还有我们的数学老师莫老师(音),他是一个很好的数学老师,我们到现在都还记着。”

1561445980296575726C.jpg

1561445980296575729B.jpg



 

杭高,机缘让我们相连

光阴总是走得这样不紧不慢,在春夏交替间就迎来了70年代初的杭高学生。“我们考进杭高的时候是有重点班的第一年,那年1-4班是重点班而且面向全省招生,后面的班都是普通班。我们都是外地考进来的,那个时候读书就只有一个念头‘学好数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’,所以高中三年一直埋头读书。”一位校友感慨道,“再后来,也许是机缘作怪,我儿子也考上了杭高,说起来他也是杭高2012届的校友。今天我在1楼校庆聚会,他在3楼,这也算是我们和杭高血脉相连的缘分了。”

午饭结束后,最显眼的就要数一同围坐在二进前空地上的78届校友了,看看如今的彼此,谈着当年同桌的你——“还记得在高考前大约一个月左右的时候学校组织我们住校学习,那个时候女生大概4-6人一个宿舍。晚上宿舍里爱学习的同学就跟电视剧拍的一样,左手拿个小手电筒照着书,右手写字,挑灯夜读,还要随时防着巡查的班主任,只是没想到一晃都这么多年了。”

 

杭高,时代里的星驰卓荦

随着80年代校友的时代款款而来,他们的故事滴在时间的流里,酝酿起一个风起云涌、星驰卓荦的时代——“我以前是广播站的播音员。广播站是一个特殊的集体,各个年级的人都在一起负责学校的广播,很有意思。我们一起做过很多有趣的节目,比如学雷锋的时候教全校的学生一起唱歌。我们平时还会做一些广播剧呢,自己编剧本,自己配乐,然后再播送。”

   有一位校友来自一个“杭高家庭”,她说:“我们家一共有8人是杭高毕业的,我儿子也是。我们家对杭高有一种特殊的情感,杭高对我们的人生有重大的影响。”


杭高,阳光灿烂的日子

当时光将90的叶子从岁月的树上摘下时,杭高迎来了又一批朝气蓬勃的孩子,而今他们回忆起青春岁月,点点滴滴都萦绕心怀——“这次回母校最遗憾的是找不到原来的寝室,毕竟离开了二十几年,这里的一切既熟悉又陌生,看到甬道红墙的确有些怀念自己读书的时代了,那时候我还是地区班的孩子。我们同学之间感情很好,虽然毕业后各奔东西,感情也没有随着时间变淡。现在的贡院咖啡配烧饼,无论美食或美景都吸引着我想重回高中岁月。”

1998届.jpg


杭高,永恒的精神家园

每一个故事总有一段不约而同,正如2000年代的校友今天在杭高的邂逅。一壶清茶喜相逢,贡院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——“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给老师写信,总觉得杭高的老师跟别处的不一样,有一种别样的包容与体谅。杭高的氛围也很独特,文化底蕴深厚,非常自由也非常浪漫。刚刚还请学妹帮我们拍照呢,到时候就可以跟女儿说,左边的是爸爸,右边的是妈妈,而且当时拍毕业照的时候我们就站在一起。”

一位来自滨江的2000届校友说道:“1997年,滨江区刚刚划入杭州,我作为滨江的学生,中考终于有了机会进入杭高这所名校。杭高也有名校之风,极为照顾偏远地区的学生。”一位2001届校友感慨道:“杭高的师生关系很和谐,不是上下级关系,而是朋友的感觉。杭高的氛围很自由很浪漫,有文化底蕴,也很适合学习。” 2000年代的校友们正是社会的中流砥柱,今天,各行各业的他们相聚在五楼教室,圆了一个重回高中时代的梦。他们说,回到杭高,最大的感受是“亲切”和“回忆”。他们说,杭高带给他们的“杭高精神”,学习精神、创新精神、奋斗精神,将代代传承。

你相信缘分吗?我相信。如果要给缘分下个定义,我希望是10年前我们在这里相遇,10年后我们在这里重逢。时间会变,外在的世界一切都会变,不变的是那个少年。走进2010年代校友的聚会教室,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——“我只能说杭高真的影响了我很多,特别是物理许刚老师,他的指导有方使我在浙大的学习同样受益匪浅。再者就是杭高的高手如林,稍有不慎掉落数十名也实在让我刻骨铭心。”

2000届校友.jpg

 

青春的旋律每一段都如此扣人心弦,一个个音符最终都汇聚成对母校的祝福与赞歌,你们的声音,你们的祝福,你们的深情都将深刻地烙印在母校的回忆之中。感谢你们,让“杭高120周岁生日快乐”的嘹亮呐喊永远地回响在2019518日。

今日的杭高因你们的归来而遍地荣光。亲爱的杭高人,一生的杭高人,欢迎你们常回家看看!

 

 

/ 徐凡(2015届) 汪泱(2015届)

俞泽欣 张彦圣 裘雨桐 蒋圳瀚 董梦轩 刘博奕 俞佳桁 孙叶琪


附件下载